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限塑令”调整在即大股东事迹满满龙头金发科技(600143)能否赶上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7-22 07:19

  原标题:“限塑令”调整在即,大股东事迹满满,龙头金发科技(600143)能否赶上红利 来源:可来专栏

  原标题:“限塑令”调整在即,大股东事迹满满,龙头金发科技(600143)能否赶上红利

  2007年底,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通知规定,从2008年6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超薄塑料袋,并将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从此拉开了全国的“限塑令”。

  如今“限塑令”已十年,为何塑料袋却不见减少呢?相对于此前的“限塑令”,其实我们更需要在政策制度和执行层面,建立起一个从塑料袋生产、销售到回收的完整生态链,用更多元的市场手段,在最大限度降低社会成本的前提下,控制白色污染。

  就在近日,“限塑令”政策有望调整。据相关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准备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调整限塑令,研究制定在电商、快递、外卖等行业率先限制一系列不可降解塑料包装使用的相关实施方案,督促地方特别是城市加大落实的力度,相关部门还将推广更加环保的新型材料。相关政策有望让完全生物降解塑料迎来发展机遇。

  作为全球领先,亚洲唯一完整掌握聚合、改性及终端应用核心技术的完全生物降解塑料生产企业——金发科技(600143),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相关政策将会给完全生物降解塑料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当前市场发展的情况及未来趋势?

  金发科技(600143)财务状况如何,完全生物降解塑料在公司收入占比如何?

  下面我们就从行业分析、财务分析、公司概况、行情展望等多个角度入手,为您探寻上述问题的答案,梳理其背后的市场逻辑。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塑料制品生产和消费大国,2017年全国塑料制品行业总产量7515.54万吨,像餐盒等塑料面临回收利用难的问题。

  目前,我国是全球唯一可以生产所有生物可降解塑料产品种类的国家,各个品种的产品研究也处于世界前列,而且近年来产能扩张迅速。但现阶段我国生物可降解塑料市场尚未打开,需求量相对较少,国内大量生物可降解塑料产量用于出口,内销规模相对较小,其中主要原因还是国内政策力度无法跟上。

  就在近期,发改委有望出台进一步建立限制过度包装和限塑令监督检查的长效机制,引导消费者文明消费、绿色消费,推广更加环保的新型材料的政策,这也将给国内生物降解塑料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可降解塑料替代普通塑料步伐进一步加快,这也将是未来的趋势。中国是全球生物降解塑料重要供应地之一,但我国当前的生物降解塑料市场份额却非常小,远远不及欧洲发达国家。在环保要求愈来愈严的今天,普通塑料污染问题是执法部门重点关注的重点之一,生物可降解塑料需求将会进一步上升,可以预见我国未来的生物降解塑料市场将获得长足的发展。

  而在整个人类社会面临巨大环境问题的当下,完全生物降解塑料将是一个重要环保措施。近些年,全球生物降解塑料产需均呈较快增长趋势,根据相关机构预测,在2020年全球生物降解塑料需求量将达到322万吨。

  生物降解塑料产业起源于欧洲,在德国 BASF 和意大利 Novamont 等行业领头企业的持续推动下,目前欧洲成为全球需求量最大、最规范的市场。购物袋、果蔬袋、厨余垃圾袋、硬包装、一次性餐具和农用地膜等是生物降解塑料最主要的应用领域。

  我国部分省市已开始在所辖的区域内开始全面禁塑,吉林省已于2015年率先实行禁塑,2018年将颁布法规强制执行。江苏省已着手禁塑准备,2018年有望在全省推动禁塑令,预计该市场将有万吨级的增量。此外,目前农用地膜全国使用量约150万吨/年,生物降解地膜部分取代普通地膜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预计2018年将在烟草、马铃薯和玉米等农作物上大面积使用,未来几年将出现爆发式增长。

  当前全球主要的生物降解塑料为淀粉基塑料(PSM)、聚乳酸(PLA)和聚丁二酸丁二醇酯( PBS),预计到2020年全球PSM需求将达到169万吨、PLA需求将达到57万吨、PBS塑料需求将接近52万吨。

  PBS是我国生物可降解塑料规模最大的产品。目前我国主要的生物降解塑料生产企业有金发科技(600143)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华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安庆和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浙江杭州鑫富药业有限公司等。

  “禁塑令”十年,加上当前我国环保压力越来越大,调整限塑令也是当务之急。推广更加环保的新型材料,生物降解塑料有望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作为龙头的金风科技也将在新的“限塑令”下将迎来新增长。

  2017年业绩指标分化较严重,营业收入大幅上涨,然而净利润和现金流却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2017年公司营业成本200亿元,同比增长34.58%,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8.61%,由于成本上升的速度大于收入,虽然去年公司营收大涨,不过净利润却出现下滑。

  至于现金流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公司应收账款逐年提升,2015年至2017年,应收账款余额为31.48亿元、39.43亿元、45.8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20.07%、21.91%、19.83%,导致公司回款压力加大。

  2018年一季度以来,公司财务状况有所好转,营业收入55.4亿元,同比增长2.75%;扣非净利润1.50亿元,同比增长102.83%。据公司最新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净利润3.4-3.6亿元,同比增 42%-50%,符合预期水平。

  2010年以来,由于改性塑料的原材料合成树脂价格波动,导致公司经营成本出现较大波动。2011年至2014年,中国石化的合成树脂价格在9000-9800之间波动,公司经营成本率持续提升,当时的净利润也持续下滑。

  2015年至2016年,合成树脂价格降低至8000元以下,公司经营成本率得以下降,净利润开始上涨。不过随着国际原油的提价,2017年合成树脂价格重新上涨到8000元以上,公司经营成本率(86.43%)再度增长。

  总体来看,原料合成树脂的周期性,对改性塑料经营影响极大,近几年合成树脂涨价时,公司的经营成本上升,然而收入增幅有限,导致利润缩减。2018年之后,金发科技(600143)能否控制好成本,抵御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是其经营的关键。

  金发科技(600143)主营产品包括改性塑料、完全生物降解塑料、高性能碳纤维及复合材料、特种工程塑料和环保高性能再生塑料等五大类。其中改性塑料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贡献了170.92亿元的收入,占营收比重为74.03%。第二大业务是贸易品,2017年营业收入48.71亿元,占营收比重为21.10%。

  此外,完全生物降解塑料是公司潜力非常大的产品,公司是亚洲唯一完整掌握聚合、改性及终端应用核心技术的完全生物降解塑料生产企业。2017年贡献了2.40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35.79%。

  从销量来看,2017年金发科技(600143)产品总销量144.32万吨,同比增长23.81%。其中改性塑料销量135.74万吨,同比增长26.56%。生产量137.14万吨,同比增长20.06。

  国内从事改性塑料生产的企业超过3000家,年产能超过3000吨规模的企业只有70余家,金发科技(600143)改性塑料年产能超过100万吨,在国内排名第一。除此之外,公司完全生物降解塑料销售1.67万吨,同比增长147.05%,产销量亚洲第一,全球前三。

  公司目前投产的项目中,海外业务将成为未来产能扩张的关键,其中,印度金发7万吨项目预计今年四季度投产,美国金发1万吨项目预计今年三季度投产,欧洲金发2万吨项目预计 2018 年-2019年投产。

  其它产品方面,完全生物降解塑料3万吨项目,预计2019年一季度投产;特种工程塑料在建产能3万吨,其中2万吨预计2018年三季度投产;年产1.5万吨芳香聚酰胺项目预计2019年二季度投产;环保再生塑料在建产能10万吨,公司预计2018四季度投产。

  由此来看,2018年、2019年公司产能将进一步增长,在新材料领域的产品投产在即,或将成为公司未来收入和利润的爆发点。但是原材料聚丙烯、聚苯乙烯的涨价,也给未来的利润成长带来不确定性。

  据金发科技(600143)2018年Q1业绩报告披露,截止2018年3月31日,金发科技(600143)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和最终控制人均为袁志敏,袁志敏持有金发科技(600143)股份有限公司比例为18.79%。

  虽然金发科技(600143)前十大股东的结构较为简单,可每个股东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有的话就搬个凳子坐下来,听我娓娓道来!

  公开资料显示,袁志敏1992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获得应用化学硕士学位的他素有“中国第一位阻燃材料硕士研究生”之称。毕业刚一年,袁志敏就开始下海经商。1993年,他与同学一起,借了2万元开始南下创办企业。袁志敏创业是做材料的,和其他普通的材料不同,他做的是以改性塑料为代表的新材料产业。

  袁志敏是中国改性塑料行业的领军人物,25年来带领公司从2万元创业的小作坊到总产值逾百亿元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厂到享誉全球的民族改性塑料行业冠军。一路走来,金发科技(600143)创建了中国改性塑料行业第一家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组建了行业内唯一一家国家工程实验室、成立了亚太地区唯一一家材料类的UL认可实验室、建立了行业内第一个院士工作站、第一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第一个国家认可实验室......

  在个人荣誉上,袁志敏于1999年被广州市人民政府授予第六届广州十佳青年称号,并且是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资料显示,袁志敏现任广州市工商联主席,金发科技(600143)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工商联副主席。2017年11月27日,当选为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十二届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4月11日晚,金发科技(600143)发公告称,收到董事长袁志敏的报告,袁志敏先生于2018年4月1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编号:桂证调查字2018037号):“因你涉嫌内幕交易‘金发科技(600143)’股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金发科技(600143)回应称,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袁志敏先生个人的调查,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职,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亦不受影响。由于证监会尚未公布立案调查详情,目前袁志敏涉嫌的内幕交易具体事项仍是未知数。截止6月20日,金发科技(600143)在互动平台上称,该立案调查仍无新的进展。

  既然证监会已对袁志敏涉嫌内幕交易进行立案调查,其具体利用了什么内幕消息进行交易还得看证监会的调查进展情况,但不少投资者认为,低价增发加“假”重组是金发科技(600143)的套路,“袁志敏应该是低价增发而‘假’重组,武汉金发贱卖,转移公司利润达个人目的,以上其中之一。”

  而根据金发科技(600143)的公告,实际控制人涉嫌内幕交易,其内幕交易行为可能是直接利用内幕信息交易证券、或将重大信息泄露他人建议他人买卖构成内幕交易。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如果一旦认定为内幕交易,处罚则不可避免。从法律规定的处罚来看,金发科技(600143)实际控制人将会面临没收非法所得以及上缴相应罚款的惩处。由于该内幕交易属于个人行为,公司若不存在其他违规行为,则不会受到波及,且公司信用基本面良好,因此该事项对公司经营影响不大。

  就在爆出内幕交易后的第三天,金发科技(600143)4月14日发布公告称,袁志敏先生于4月11日生将其原质押给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股份111645713股(其中,无限售流通股99470386股,限售流通股12175327股)予以解押,并于4月12日再次质押给广发证券,质押股份数占公司总股本的4.11%,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21.88%。此次质押是对袁志敏先生向广发证券申请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的补充质押。

  按照历史公告,袁志敏是在2017年9月12日把他所持股份分两笔质押给了广发证券,这两笔质押目的都系“个人融资需求”,而且都申请了延期购回,时间为1年,即质押截止日就在今年的9月8日,算起来也就不到2个月时间了。

  从近期的市场不难看出,行情持续低迷,个股难言上涨,袁志敏的赎回压力不小,只剩下短短不到2个月时间,除非广发证券继续给他做延期购回。

  公司初创时,与袁志敏一起创业的还有另外5位重要人物:宋子明、李南京、熊海涛、夏世勇和李建军。其中宋子明就是上文提到与袁志敏一起创业的同班同学;李南京1993年加入公司,现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夏世勇和李建军分别于1995年和1996年进入金发科技(600143);均曾任公司董事;而熊海涛1997年才加入到金发科技(600143),并最终嫁给了长自己3岁的袁志敏。另外,公司第二大股东熊海涛女士与第十大股东熊玲瑶女士系姑侄关系。

  经历了25年的发展,上述几位公司核心人物早已物是人非。目前,李南京仍在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中共金发科技(600143)股份有限公司委员会书记;李建军任公司董事;熊海涛任公司董事;而宋子明和夏世勇或已离开公司。

  实际上,早在2009年4月,时任金发科技(600143)董事夏世勇、董事李建军、原高管人员黄险波因涉嫌违规买卖金发科技(600143)股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当年9月,夏世勇与李建军提交了辞职报告。

  但有公开资料显示,几位公司核心人物都公认在公司创立、技术研究和市场推广中,袁志敏功劳最大,应该得到60%以上的绝对控股权。但袁志敏却坚决要求少些股份:“如果我绝对控股了,大家会觉得是为我打工,与其要一个完整的小蛋糕,不如要一个大蛋糕的一小份。”这也被业内称为袁志敏的“蛋糕理论”。但袁志敏的这套商业逻辑,在内幕交易案爆发后,变得尤为讽刺。

  公开资料显示,熊海涛现任公司董事,中山大学工商管理硕士,1984年毕业于成都无线电高等机械专科学校,曾任四川长虹公司质量管理员、深圳康佳公司工艺质量主管,1997年加入公司。现还担任高金集团董事长、广州市九三学社萝岗区第四支社副社长。

  现任金发科技(600143)公司董事的她,尽管和丈夫的资产均受市场影响,双双大幅贬值,但“熊海涛和袁志敏夫妇”的名字还是不断会出现在公众的眼前。两人曾共同成立了家族企业广州诚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始终活跃在资本市场的舞台上。

  广州诚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诚信创投”),成立于2006年10月,注册资本3.82亿人民币,是广州市获发改委备案的民营创业投资企业。公司资产规模超过10亿元,投资领域涉及新材料、生物科技、电工电气、节能环保、工业设计、医药等行业。公司管理资产总市值超过20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袁志敏夫妇掌控的的诚信创投曾直接或间接投资了国星光电、香雪制药、高盟新材、富满电子及东材科技等5家公司。

  除此之外,诚信创投还通过子公司高金技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高金集团”)实现控股3家上市公司。

  2016年2月6日,东材科技、毅昌股份、高盟新材同时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熊海涛。熊海涛此次入主是通过对公司大股东高金集团的增资实现的,并获得了原实际控制人的主动让位。

  据披露,2月3日,高金集团全体股东一致同意由熊海涛向高金集团现金增资6000万元。由于此前熊海涛已通过广州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高金集团48.13%股权,此次增资后,熊海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对高金集团的持股比例提升至50.04%,成为高金集团第一大股东;公司前任实际控制人冼燃、凤翔、戴耀花、李学银等四人对高金集团的持股比例下降至49.96%。

  具体到三家上市公司,据披露,此次增资完成后,熊海涛直接持有东材科技2.31%股份,通过高金集团对东材科技的持股比例为23.35%,合计持有东材科技25.65%股权;通过高金集团持有毅昌股份25.98%股份;通过高金集团对高盟新材的持股比例为29.09%。

  有接近公司的券商人士介分析,根据高金集团的股权结构,冼燃、凤翔、戴耀花、李学银等四人通过成为一致行动人略占多数股份,但广州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直是高金集团的单一最大股东,其背后的袁志敏和熊海涛夫妇一直处于主导地位,此次变更应是“名至实归”。

  自2008年6月实施“限塑令”以来,我国的塑料产业其实迎来了一波“黄金发展期”。它导致价廉质次的超薄塑料袋失去销路,行业内众多小企业、小作坊将面临洗牌。但大型塑料包装企业超薄塑料袋产品较少,转型容易,因此多数表示所受影响不大。

  此外,市场上可降解塑料袋、环保厚塑料袋、无纺布袋等产品销路变得更好,刺激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加快技术研发,塑料行业的整体利润率也将显著提高。

  金发科技(600143)也随着这波红利走上了行业龙头的宝座,但其股价却自2008年股灾以来就没有过好的表现,不但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甚至也低于整体沪深300指数。

  股价走势的羸弱,也是的其估值较其他同行来说更为廉价,在目前的八家生产改性塑料的上市公司中,金发科技(600143)市净率最低,市盈率也处在行业较低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金发科技(600143)预测PEG远远小于1,在未来盈利预期较为向好的情况下,属于被市场严重低估。

  金发科技(600143)股价长期低迷,除了和此前一直不温不火的业绩有关之外。还有一个大的原因,就是我们上文提到的,实控人或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虽然现在还在立案调查阶段,但一般这种事情不会空穴来风,证监会没有一定的证据也不会展开立案调查。

  按常理理解,一般操纵股价应该是对那种短期内股价波动较大的公司才有可能,但金发科技(600143)其实一直以来股价波动都较为稳定。根据数据显示,这一年来金发科技(600143)股价振幅超过7%的天数只有一天。股价日均振幅普遍都在3%左右,股票价格一直维持在5.50元上下。

  之所以股价波动不大,原因很有可能是实控人高度控盘所致,而实控人之所以这样做,和他高度质押金发科技(600143)有关。

  据了解,实控人袁志敏在被立案调查前就将自己名下所有的金发科技(600143)股份全部质押,当日收盘价在5.52元,预警线元。

  一般大股东都不会轻易满仓质押,一方面没有那么大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一旦股价连续下跌引发的爆仓风险个人也根本承受不起。袁志敏这样做是为了利用质押资金去控股其他上市公司。

  根据前文,其持股和间接持股的上市公司股份就有四家,金发科技(600143)作为其发家地,也是其的资金池,通过不断的资本运作来在市场上高抛低吸,牢牢的控制股价波动。这种控股手段,就类似于织毛衣一样,围绕着一根线来回穿插,不断收割,只要有人敢进,都会遭殃。

  被收割不单单是普遍散户,就连中央汇金、社保基金也被收割了。根据数据显示,中央汇金是在2015年四季度进场的,当时也正值救市关口,中央汇金的持仓成本大约在8元左右。而社保是在2017年四季度进场的,持仓成本预计也在6月以上,两者合计持有1亿多股。

  “限塑令”的红利,尽管公司业绩短期得到显著提升,但公司的股价却没有更好的表现。而在接下来的调整“限塑令”,推动生物降解塑料的应用的政策,将会给公司再次带来巨大的红利,这次相信不会再错过了。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