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我们采访了HTT关于中国超级高铁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7-28 08:57

  7月19日,有消息称超级高铁即将进入中国:美国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HTT)已与贵州省铜仁市政府签订“真空管道超级高铁研发产业园项目”,双方将按照1∶1出资、各占50%股权组建合资公司,在铜仁市建设一条10公里长的超级高铁线路。同时,双方将共同建设一个超级高铁产业配套园区,面积约500—1000亩。

  这是第一个有望在中国落地的“超级高铁”项目。一时间众说纷纭,有评论认为,马斯克的超级高铁项目终于要在国内落地了;《科技日报》则提出质疑,认为“超级高铁”与中国现有的高铁项目不兼容,怕是下一个“巴铁骗局”。

  对此,界面新闻记者专访了HTT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Bibop Gresta。作为该项目的执行方,Bibop讲述了与贵州政府洽谈的细节和他的运营计划。

  Bibop Gresta本人有多次创业的经历,早先曾成立过一家数字内容公司,后来以110亿意大利里拉把40%的股份卖给了意大利电信公司,被认为是促进意大利新经济早期成功的公司之一;2004年,他联合孵化器“Digital Magics SPA”,曾投资孵化70多家企业。他最终在加利佛利亚卖掉了这家孵化器,也就是在那时,他遇到了现在的商业合作伙伴。

  具体到Hyperloop,这个概念最早是伊隆·马斯克于2013年提出的。他在Space X官网上公布了一份长达58页的白皮书,阐述“超级高铁”的理念和设计原理,将Hyperloop列为人类继飞机、火车、汽车、船只外的第五种交通方式。

  按照最终设想,超级高铁将在密闭真空管道或低压管道中行驶,时速最高可达760英里/小时(约合1230公里/小时),年运输能力将达1500万名乘客。

  白皮书发布后,不少创业公司都试图将他的构想变成现实。其中两家最大的公司:一个名叫Hyperloop Technology(目前已更名为 Hyperloop One);另一个就是试图将该概念引入中国的Hyperloop TT。

  在这场抢夺超级高铁的战役中,创业公司不仅需要大量的研发成本,更需要尽快落地商业落地,在具体运营中修正问题。

  马斯克发表白皮书时就已经表明,他不会参与Hyperloop项目。界面新闻记者反复向Bibop Gresta确认,马斯克与HTT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股权利益。

  竞争的第一步是抢注商标。HTT已经在全球55个国家地区拥有“Hyperloop”这个运输方式的注册商标,包括中国。这样HTT在做研发的时候,可以将该品牌授权给其他公司,鼓励其他人进入这个市场,深化研究不同细分领域。

  Bibop Gresta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用一句话表示HTT的核心竞争力,那就是:“HTT拥有独特的被动磁悬浮技术的独家授权,我们的技术可以做到在不对轨道通电的情况下,完成车厢的悬浮。”

  而在公司结构上,HTT最特殊的一点是,它是采用众包的模式。这个团队包含800多位工程师、创意人员和技术专家,合作企业院校40左右。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

  在进行全球项目落地时,HTT有几个评量指标:当地国家/地区的人口密度;是否缺乏基础设施;是否需要更安全、更快速、更有效益及更可持续的客货运输方式。

  中国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HTT的重要市场,这次铜仁项目是HyperloopTT在中国进行的系列项目中的第一个。贵州的GDP增速中国最快,达到了两位数;贵州也是中国最受游客欢迎的旅游地点。贵州省政府一直积极地投资大数据发展,大数据对HyperloopTT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

  贵州省位于中国西南部,人口约3580万。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里,贵州在交通和融资方面的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2017年新增公路3.55万公里,总里程达到20万公里。

  交通策略使得贵州省的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了突破性发展,取得了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同年,贵州省的进出口总额就超过87亿美元——进出口总额增长率位居全国第二。

  谈判的发起者是贵州省政府。贵州政府是政府机构中对超级高铁最感兴趣、反应最积极的,贵州作为HyperloopTT在中国展开合作项目的第一个省并不意外。据《科技日报》报道,2018年4月6日,中共铜仁市委副书记、铜仁市人民政府市长陈少荣率队赴美国硅谷考察和招商引资,超级高铁项目就是重要成果之一。

  同时,HTT还在与其他多个省份商谈,希望在中国建立一个完整的网络。据HTT方面在采访时透露,已经有多家中国头部企业正在与HTT商谈,希望参与到该项目中,其中还包含一些互联网公司。

  谈判签约完成后,HTT马上将开展可行性研究。第一阶段是对政府选择的区域进行可行性研究;第二阶段是项目落地和施工。

  大众对于Hyperloop的一个普遍误解在于,认为超级高铁以音速前进,因此必须走直线。这个理解存在偏差,超级高铁的重点在于效率,而不是速度。在过去五年里,HTT曾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做过实验。

  在阿联酋,HTT选址在了一座有高低的绿洲,有200米高的沙丘、三座宫殿和两个军事设施;阿布扎比的项目也是在山上,有大量的桥梁和隧道工程。

  Bibop Gresta对贵州感兴趣的原因是,贵州多山地、桥梁隧道比很高。因此,铜仁在隧道和钻孔技术方面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丰富经验(原话是incredible experience)。在不是直线或不完全平坦的地形中实施技术,对HTT是一项挑战。HTT期待和贵州铜仁实现技术互补。

  HTT将负责提供技术、工程专业知识以及主要设备。中国铜仁交旅集团将负责系统认证、规范框架和对系统的建设。HyperloopTT还将与铜仁政府合作,为该系统规划路线。项目将通过公私合伙制(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方式进行融资,50%的资金来源于中方。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HTT一共签署了12个项目。其中有三个商业线项目,分别是阿布扎比、乌克兰和中国。第一个乘客舱将于九月完工。其他地区,如印度、印度尼西亚、斯洛伐克、还有奥地利都做完了可行性计划报告,正在等待下一步探讨。

  由于尚未成熟,我们无法比较HTT与Hyperloop One的技术优劣。据HTT方面透露的消息,Hyperloop最大的卖点是效率。通过使用可再生能源组合,减少能源消耗。

  这里的可再生能源包括:在整个管道上面铺设太阳能电池板,将其与其他技术(如风力)和专门设计的涡轮机结合。移动的胶囊座舱可以发电并产生动能。减速带来的指动能也可以补足电力。在一些气候条件下太阳能电池板效率不高的情况,将使用地热。

  不同于原先电力产生的主动磁悬浮技术,HTT使用的是一种称为“Inductrack”的被动悬浮系统,可以在不使用电力的情况下使胶囊悬浮起来。这是最大的卖点。

  交通运输最大的成本之一就是通行权。在建造铁路或高速公路时,需要购买土地,在上面建造。而Hyperloop的设计是在塔架上或地下。HTT尝试在现有基础设施(例如当前铁路轨道或高速公路旁)上进行修建。

  胶管道轨道是一个铝合金轨道,与悬浮成比例。在底部,有一块强大的钕磁铁。当它移动时,使用普通电动机带动,就会产生“涡流”电流,生成一种特殊的组态,可以在底部周围推动一个大磁场。一旦达到足够的速度时,此推力将把胶囊提升几厘米,从而消除气流。就像在太空中真空状态,推动胶囊时可以在不需要电力的状况下移动几英里远,像卫星一样永远运动。

  Bibop Gresta给了一组数据,HTT与一家真空泵公司合作,该公司在瑞士为欧洲子研究中心的强子对撞机建造了80多公里的真空通道,他们所建造的东西比Hyperloop需要的更难,管内是10-5 帕的压强。在管外,压强是则一个帕的标准大气压。

  这些管道每隔10公里分开,每10公里都需要10个标准的货运集装箱,每个集装箱有8个泵,能够在16小时内将系统内部压强从1巴降到1帕,用非常便宜的成本来维持真空。

  Hyperloop使用可承载30到50人的小胶囊,可以在一小时内运送3,400人,每天可以运送68,000人。如果使用大承载胶囊的线万人。

  这意味着Hyperloop是未来的交通出行解决方案之一,即使预计未来人口会增长到90亿,Hyperloop在一年内将运送数千亿人。

  根据HTT在其他地区的调查,Hyperloop将会在11-15年内收回成本。中国的游客量大于其他地区,回本时间将会更短,Bibop告诉记者。铜仁市还特别回应该项目,称不会造成债务包袱。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