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都沾上了相思的味道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7-20 06:44

  一帘秋雨,半城幽思,轻飞的雨丝,点点滴滴落在旧日的老街,雨是多情的重逢,朦胧的眼帘里映照着相守与错过。

  下雨的秋末,大山深处滇东北的小城也是丝丝凉意,这地方春天到得晚、夏天赖窝子、秋天走得急、冬天来得早,习习山风下树木伟岸,小城掩映在崇山峻岭中,时常云雾缭绕,像天河里的少女在朦胧中浣纱,时隐时现。

  浓密的绿荫中已偶见片片黄叶,阳光总想暖暖地拥抱着这葳蕤的光阴,但阻挡不了即将远去的秋天的步伐。

  一场秋雨到来了,在这缠绵的淅淅沥沥的细雨间,最是让人肝肠寸断的,不是太阳已经躲避多日后形成的阴冷、而是此时此刻在眼前离别的痛楚。

  我曾是远方的浪客,与你在这小城不期而遇,我们穿梭在小城稀疏的街市,徜徉这如梦般的故里街景,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小城。

  石板路沿缓缓的山坡而下,不宽不窄,二米见余。两旁店铺林立,店铺似有统一模式,两层高,瓦顶石墙,木制铺板,当头的两户瓦檐下还吊着几个风铃,秋风扫过,叮叮当当作响。

  你很委婉,深深的眼眸、大大的眼睛、亲切的笑容,秀美的身姿,一条齐小腿的大辫子,热情洋溢的言谈,似天边的彩虹、似布达拉宫的格桑花,我们一起在街上走着,聊着,笑着,你就那样自然温暖的植入我的心底,带着神圣般不可抗拒的力量。

  秋日的莲花峰,我们拾级而上,步步维艰,登高望远,俯视群山拥抱中的美丽小城——你的家乡。

  莲花洞中,面对千年石佛,我陪你默默祈祷,默默畅想,无语无言,但心到神知的。站在莲花峰上,我们就恰如一朵盛开的莲花上挺立的一对金童玉女。

  你带我去找你哥,一个非常疼爱你的大哥哥,不问青红皂白,也不问我的来龙去脉,炒猪头肉时撒上一大把花椒、炸一盘花生米,拿出了你老爸珍藏多年的老酒,一人一杯,三杯落肚,早已是性情中人,你哥抬手就喊哥俩好,羞得你脸颊上如二月桃花,红晕片片。

  我说我要走了,我是没有诗的远方,是斜风中的蒲公英,只会随风飞舞,知道起点在哪里,却不知道飘落的终点在哪里?

  你执意要让我留下来,一起听空谷之音、一起看行云流水,让我在那个小城里有工作、有生活、有爱!

  老街灯光有些昏暗,这种偏僻的山间小城,夜晚很多店铺是不开门的,踏着石板,你的皮鞋在咔咔作响,从街尾走到了街口,又从街口走到了街尾,暗黑中是有节奏的咔咔声。

  你还是不同意我离开小城,希望为邂逅找到一个答案。你可能不明白,生命中的很多得到与失去,都是没有答案的。

  实在走不动了,你在街后的村口找了棵大树靠了过去,示意我站在你伸手可及的前方,秋的雨夜,无星光月色,但我分明是看到你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我不敢靠近你、也不敢安慰你,是怕触动你心灵深处的悲伤,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那么,分别又是为了什么?

  一片树叶随细雨无声的飘下,滑落到了你的肩膀上,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我帮你把叶子拂落,看你却面无表情。

  我也靠到了树上,你的背靠着树、我的背也靠着树,我与你,就隔着一棵树干的距离,但树干上又是几许年轮?唯秋风可知。

  无言、无语、无风、无声、只有细雨婆娑,你应该是能感受到我存在的温度,也感受到了我要离开这座小城的决心。

  街边最后的灯光都熄灭了,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人了,因为,我们听到了彼此的心跳。

  送你回家,一把伞、两个人、一场秋末的细雨,有点阴冷了,咔咔的皮鞋声在打破着夜色的宁静,也会让心灵震颤,我把外衣脱下来,披在了你的身上,让你在微风细雨中多了些许温暖。

  到你家门口,你掏出钥匙,打开了院门,迈着沉重的步伐跨进了门槛,噙满泪水的双眼回眸一笑,关上了门。

  我瑟瑟的站在雨中,欲言又止,心如刀绞。分明听到关门后你嚎嚎的大哭声与碎跑后留下的一串咔咔声。

  回到客栈,已无睡意,淅淅沥沥的雨仍在下,据说这种小雨是这个小城秋季的特色雨,有点像江南的梅雨,可以下几个时辰、也可以下几天或十几天,那嚎嚎的哭声、碎跑时的咔咔声,缠绕在我的脑海里,在这细细的雨声中,让我在似醉非醉的状态里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我想,当夜的她,是否也是枕着我的那件有体温、汗味的外衣,摆弄着她的大辫子,流泪到了天明?

  人生总是那么恰好,每个生命里的遇见,都是为了给别人一些,自己也带走一些,也许是命中注定的无缘,我们只能擦肩而过,千万次的轮回,挂着一帆细碎的馨香。

  多少年过去了,我再也未踏足过那座小城,关于那座小城的故事,也鲜在媒体间见过报道。

  我不想看到葱茏树干中的那片黄叶,更不愿意见到雨夜静静滑落的那片树叶,毕竟,这树叶间的故事太让我牵肠挂肚,每一片枯落的树叶里,都有一双噙满泪水的双眼、一个含笑的回眸、一串碎跑的咔咔声、一条大辫子。

  时光不会为谁停留,所有的记忆,将搁浅在我的眉湾里,变成无语的斑驳。我的那件带着体温夹着汗味儿的外衣,不知她是否还在保存?不知她是否再回到了那晚我们站立的那棵大树下,捡起了被我拂落的那片树叶,剪下了她的大辫子,一块包在我的衣服中,放在她的枕芯里,夜夜入梦都看见大树下的两个人。

  我一直生活在她的远方,或许,我就是她的诗,而她是我的远方。人生,总有一些淡淡的情怀,在心灵的陪伴中如影随形,就像有些事情并没有永恒,却依然可以久久的回味。

  秋的雨夜,红尘如烟,唯美温婉的相逢,牵着光阴的悲喜,浅语醉人的流年,泪眼婆娑,朦胧了前程往事,思念的仍是那条大辫子、那把花椒的麻麻味儿、那条老街店铺上风铃的叮当声。

  光阴荏苒,蓦然回首,你已经成为了谁的谁?所有关于你的记忆,都沾上了相思的味道,哪怕时光就此停步,你依然在我的梦去梦回之间。

  难道我自己是患上了思念抑郁症?日积月累的思念如大漠飞沙,在时光的流逝中自然堆积,已垒积成了高高的情感山头了,我常常在这“山头”上凝思、回忆,思念之极时,也面向滇东北小城的方向高呼!某人:你要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

作者admin